退居二线变身财务投资者 九龙仓解读绿城微妙关系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6日
       上海报道, 九龙仓增持绿城股份, 引发多方猜测:九龙仓与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的关系可能已经紧张。
        对于这一传闻, 九龙仓集团副董事长周安桥8月19日表示, 九龙仓虽然退出了绿城董事会, 但与宋卫平、中交集团关系密切。
        九龙仓表示很高兴退后一步,

成为一名金融投资者。 “增持或减持只是公司投资进退的选择, 对绿城的管理没有其他想法。” 周安桥说道。 绿城执行董事李庆安也表示, 中交集团与九龙仓“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在融创股权收购风波和中国交通再婚之后, 绿城的战略也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九龙仓(00004.HK)近期的举动被解读为在九龙仓“身份”转变增持绿城中国(03900.HK)54万股后, 与中国交建关系紧张, 从而扼杀了回火。 但九龙仓高管明确否认了这种猜测。 “可能很多人觉得我们和中国交建的关系不好, 但其实我们每天都和绿城、中国交建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周安桥8月19日向记者透露, 最近几周一直在宋卫平、中交、中交。 中国交建董事长孙国强与绿城中国交建代表李庆安进行了多次友好会晤。 年中退出绿城董事会, 近期通过增持绿城股份接洽中交所持股。 所有的谜团在周安桥看来都很简单, 这与九龙仓的角色有关:九龙仓从绿城的战略投资者变成了金融投资者。
        “绿城是一家非常有活力的公司, 但是这几年我们在投资绿城方面投入了很大的精力, 在九龙仓的资产中, 绿城投入的比例还不到1%。绿城在家里就像一个淘气的家庭。” 中共子弟总有事情发生, 但每次出事都要处理 再要承担责任。领导或监督的责任。” 周安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周安桥告诉记者, 经过一段时间的与中交的接触, 九龙仓对中交更加放心。 九龙仓换了角色后, 作为金融投资者, 持有绿城股份变得更加自在。 “未来我们在绿城的持股也可能增至26%以上, 当然也可能减至24%以下。但增减持股, 只代表我们自己的态度, 不 “不是说我们有绿城的股份, 对公司的经营管理还有更多的想法。” 周安桥说道。 据九龙仓半年报显示, 九龙仓开发物业上半年核心利润贡献下降51%至4亿港元, 占比下降至7%。 对此, 九龙仓高管解释称, 公司投资绿城后, 将其列为联营公司, 公司每年将按比例分享绿城的利润。 然而, 今年五六月份, 九龙仓改变了策略。 绿城从联营公司转为金融投资后, 不再分享绿城上半年的利润, 而是纯仅计入股息收入。 “因为绿城上半年没有分红, 所以今年上半年绿城对我们利润的贡献是0, 而去年的贡献是几亿, 这个变化对我们的现金流没有影响。在 今年上半年, 我们的销售业绩比去年同期有了很多增长。” 周安桥说道。 绿城战略突变 中国交通也回应了业内关于与九龙仓不和的传闻。 “中交和九龙仓的风格确实不一样, 但双方都很坦诚, 我们保持着顺畅的接触。” 作为中交在绿城的代表, 绿城执行董事李庆安告诉记者, 双方的关系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 如此紧张, 但充分沟通。 至于未来中交是否有增持绿城的计划, 中交尚未作出明确回应。 九龙仓已沦为金融投资者, 中交、宋卫平和老绿城的角色逐渐清晰。 “宋先生仍负责项目开发, 并没有太大变化。中交希望在降低融资成本、获取新项目、梳理战略等方面发挥更好的作用。” 李庆安说道。 在平衡绿城三大主力的阶段, 绿城的战略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据杭州业内人士介绍, 绿城是浙江房地产龙头企业, 但一直将自己视为民营企业。 “中交接手后, 绿城的人都自称是国企。”上述人士说。 公司风格的变化只是一方面。 中交加入绿城后, 扩张的欲望更加强烈。 2017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元, 2020年规模达到1500亿元。 在进军海外市场的同时,

成立了新的房地产代理业务公司。 7月份刚刚发布的信息初步披露了绿城的新战略。 “在原有房地产开发的基础上, 绿城将成立一家新的轻资产公司, 主营业务为代建。在进入海外方面, 有几个海外项目即将落地。目前, 我们正在洽谈中 澳大利亚的一个项目。
       ” 绿城董事李永谦透露。 李庆安告诉记者, 中交建拥有大量的土地资源, 在资本市场上具有很强的优势, 但中交的房地产运营和整合能力在行业中相对薄弱。 周安桥还指出, 中国交通拥有1亿多平方米的土地储备, 但之前经营得并不好。 “中交的土地优势和绿城的发展能力, 未来双方在这方面的合作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周安桥说道。 李永谦坦言, 中交房地产板块发展主体众多, 中交集团面临着如何提升竞争力的挑战。 “绿城的加入, 会对整个地产起到推动作用, 但具体如何整合, 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计划。” 李永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