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副其实的“打鱼”(从军青藏高原 六)_生活那点事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6日
       名副其实的“钓鱼”(来自青藏高原上的军队6)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有一种陌生的生活, 让人不得不感叹生命力的陌生。 唐古拉山的鱼, 无疑是具有独特生命力的鱼。 我们在通天河边守桥抓鱼。 在那里钓鱼很简单, 用一根“鞋底”的线, 每隔半米系上一个由被针制成的“鱼钩”, 然后将羊肉串在上面。 线要长, 这样才能有更多的钩子。 只需将线放入河中, 让线随水流漂浮。 抽完烟, 就可以拉起线了。
        运气好的话, 一次可以拉出三四斤黄鱼。 无人区的黄鱼没有鳞片, 体型纤细, 头大嘴巴大, 吃起来像饿虎一样吞食。 因此, 我们的鱼钩在没有倒钩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捕鱼。 唐古拉山的鱼肉比较厚, 但是味道不错。 驻扎在高原哨所, 除了牛羊肉, 都是猪肉罐头, 偶尔吃一顿鲜鱼吃也算是“牙祭”了。 相传藏族同胞有水葬习俗, 所以不吃鱼, 但也不反对别人吃鱼。 神话就是神话, 现实就是现实。 唐古拉山的无鳞鱼不是神, 但它确实有一个神奇的地方。 冬天, 通天河的水可以从上到下结冰。 冰块里的鱼,

就像是凝结在琥珀里的生物, 一动不动。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呼吸的? 夏季冰川开放结冰时, 这些鱼也“复活”了。 唐古拉山的冰河期每年至少持续两个月, 不吃不喝、不走动、不呼吸可以活两个月。 这有点神奇。 在执行测绘任务时, 我司测绘队沿沱沱河西行。 5 月 18 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我们一行人驾驶着60多头牦牛牦牛沱沱河进入无人区。 唐古拉山没有四个不同的季节, 而是两个不同的季节, 冬天和夏天。 五月, 唐古拉山迎来冬夏两季。 小草依旧枯黄, 河中的冰块完全开悟了。 走过十几座山脊后, 无人区开始展现她的美丽。 这是我们在青藏公路沿线看不到的风景。 站在高高的山脊上, 望着河滩, 无数大小不一的高原湖泊, 犹如一串珍珠。 湛蓝的天空, 洁白的雪山, 一串串闪闪发光的珍珠向远处蔓延, 让人神清气爽, 一路行进的疲惫一扫而空。 领队显然被这凸出的景色迷住了, 当即决定今天在这里扎营。 于是, 我们下山, 直奔最近的明珠扎营。 高原湖泊均由小溪相连。 我们在湖滩上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搭起帐篷, 互相忙碌。 我和一个同志去小溪打水准备做饭。 刚走近溪流, 就传来哗啦啦的声音, 仔细一看, 无数的鱼在狭窄的溪流中争先恐后地逃窜。 “有鱼”, 现在是时候感兴趣了。
        我们冲进小溪, 抓着皮带, 结果我们的鞋子和衣服都湿了, 每次都抓到一个。 这里的鱼是五六斤重的大鱼, 我在守桥的时候从没见过。 冲进小溪, 第一个目标就是大鱼, 没想到大鱼威力如此之大, 根本抓不住。 笑着说:“哈哈哈哈哈哈……”。 福州军的测绘兵从来没有吃过唐古拉山的无鳞鱼。 今天遇到了, 自然是想试一试。 因此, 我们想出了一种“抓鱼”的方法。 我们拿了几根竹竿搭帐篷, 远离小溪, 等鱼上来。 小溪不深, 水浅的地方, 大鱼的半背都能伸出水面。 从望远镜里看, 它看起来就像是上游的潜艇舰队。 小溪连接上湖和下湖, 这些鱼喜欢从底部逆流而上。 现在想来,

估计这也是鱼的迁徙吧。 小溪水浅, 抓不到鱼, 但直接用竹竿鞭打鱼, 可以将水中的鱼打昏。 叫了两声, 就中了七八条鱼, 两根竹竿倒挂断了。 竹竿是用来搭帐篷的。 虽然带了备用, 但还是忍不住又“钓鱼”了。
        于是, 我们想出了另一种方式, 派人到上面的湖口。 我们中途埋伏, 溪流很浅, 几锹沙就能挡住溪流, 改道。 这一次, 我们放开了鱼群, 然后迅速冲破了小溪。 上面湖口的人一冲出去, 鱼群就往我们这边跑去, 只听“哗啦”一声, 小溪两旁。 突然, 草地上银光一闪, 无数大鱼小鱼在草地上蹦蹦跳跳。
        我们挑了半袋无鳞鱼。 那天的晚餐是丰盛的无鳞鱼盛宴。 战友们大显身手, 做了一道鱼菜, 红烧、清蒸、油炸,

应有尽有。 每个人都庆祝我们首先进入了无人区。 再会。 那个时候, 我们弄清楚了为什么我们的祖先首先把“钓鱼”这个词叫做“钓鱼”。 即使在今天, 渔民们显然在用网捕鱼, 但他们仍然习惯于称之为捕鱼。 估计在开始的时候, 先民也是用树枝、竹竿等工具来捕鱼为食的。 2006年7月8日 今天, 听说青海的无鳞黄花鱼吃起来不容易, 又贵。 不过, 我估计在唐古拉山的无人区还是可以吃到这种美味的。
        但是, 进入无人区是非常困难的。 否则, 几千年都不会被称为无人区。 冯敬三 15005181869 微信 feng15005181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