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之刃》:罪恶犹如一把无形之刃,恐惧而致命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03日
       无形之刃, 传闻是世界上最诡异的十把刀中的第七把。
        十七世纪血腥的伊丽莎白·巴特尔伯爵夫人给它起了这个名字。 没有人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 但她却用这把刀割开了成千上万少女的喉咙。 这是一把锋利的刀刃, 散发着鲜血和怨恨。 与此同时, 这一刀也充满了冰冷的气息。 据说是一把呼吸刀, 无时无刻不在向主人传达对女性的仇恨和嗜血的念头。 . 近年来, 国内外发生了多起女性失踪案件。 今天, 我们要讲的故事跨度很长, 从1970年代初到1990年代末, 发生在湘鄂渝交界的一个偏远山区小镇。 当时, 中青年男子外出谋生, 宅在家里的妇女成为魔鬼“影子”的目标, 接踵而至的是一系列悬而未决的妇女失踪案。 二十年后, 随着旅游业的逐渐兴起和外国游客涌入小镇, “影子”将目光转向单身女性游客。 一系列女性失踪案, 引起了广大社会, 尤其是女性的恐慌。 欲望是邪恶的滋生地, 也是邪恶的滋生地。 故事中, 无论是加害者还是受害者, 每个人都受到命运的影响。 每一次犯罪, 每一场人性的游戏, 都像是一个破碎的拼图, 见证着一个时代的动荡, 也折射出每一位参与者的浮躁和躁动。 我们想要什么, 我们期待什么, 我们被欲望蒙蔽了双眼, 最终都归于尘土。 楔形银白色的天空破出一个洞, 雨点如箭, 赤裸裸的插进了这个世界。 雨中的清江被海浪纠缠, 呼啸而去。 傍晚时分, 雨渐渐平息, 风依旧狂暴, 与凌乱的大地相撞, 宛如持剑的骑士, 誓要粉碎这世间的邪恶。 暮色中的清江县城清江河畔, 雾气升腾, 犹如仙境。 天地间, 最后一缕光芒褪去, 浩瀚的群山变成了阴影, 位于县城西南约两公里的封口老街, 很快就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这条有200多年历史的老街, 全是吊脚楼, 外墙为木质, 风格独特。
        建于乾隆年间。 清末明初是湘鄂川边境贸易市场。 古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年可谓繁华热闹。 但经过一百年的沧桑, 尤其是解放前夕, 这里已经成了“三无”的界线, 土匪横行, 凶手云集, 以至于到了1970年代, 老街逐渐变得萧条。 泥泞的道路从老街的后巷延伸出来。 封口老街周围有很多这样的小径, 主要供附近农民自由打工、出行使用。
        它们像蜘蛛网一样, 穿插在田野之间。 隐隐约约,

一道人影惊慌失措地出现在了小路的尽头, 将躲在黑暗中的叶萧抽动了一下, 双翼一展, 掠过老街, 嘶吼一声冲入夜空。 修长的身影踉踉跄跄地小跑着, 在夜空的倒影下, 似乎只有害怕。跳鹿总算是越来越近了, 脸色惨白, 眼中满是惊慌, 眉头还挂着几滴雨滴。 松散的头发遮住了女人的半张脸。 女人的脚和裤腿上全是泥巴, 浑身湿漉漉的, 薄薄的外套紧贴着她的身体, 瘦骨嶙峋的骨头若隐若现。 她扯了扯头发, 偶尔抬起头,

老街的影子依稀可见。 突然, 女人仿佛又听到了那破碎的声音, 转头看去, 夜色仿佛悬在深渊, 漆黑而凝重, 让人脊背发凉。 在此之前, 她以为那只是幻觉。 女人跑得累了, 终于放慢了脚步, 但冰凉的感觉就像针尖一样, 让她的双腿不受控制地颤抖。 她屏住呼吸,

睁大惊恐的眼睛, 重重地咽了口口水, 突然又加快了脚步, 盯着老街的方向。 但他的脚一滑, 一个踉跄, 差点摔倒。 一股强大的压力从背后逼近, 就在她恍惚间, 她的手臂被什么东西夹住了。 但很明显, 那不是钳子,

而是大手, 强而有力的手。 疼痛,

刺骨的疼痛, 似乎要折断她的手臂。 此刻, 这是她对身体的唯一感知。 但很快, 疼痛消失了, 恐惧随之而来。 恐惧占据了她的身体, 撕裂了她的灵魂。 女子试图挣脱, 却发现自己的力气太弱, 徒劳无功。 她看不清对方的眼睛, 却感觉到那寒光凌厉, 像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洞。 终于, 男人手腕的力道减弱了, 似乎是要放手了。 逃跑的念头瞬间涌上心头, 她来不及多想, 用力一拽挣脱, 然后趁机冲进了黑暗之中。 男人眼中闪过一道恐怖的电光。 恐惧占据了她的大脑, 她想要叫出声来, 可刚走两步, 她又摔倒了, 靠在地上, 浑身是泥。 脸上全是泥, 嘴巴和鼻孔也被泥堵住了。 男人不紧不慢的走到她面前, 向她伸出了手。 她犹豫着, 不知道该不该接受这个男人的帮助, 她的眼睛穿透了泥泞, 胆怯地回头, 张了张嘴, 想要说些什么, 却被男人一个措手不及, 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 然后一把抓住了她。 她被头发拖在地上。 “求求你, 放开我。救命, 救命。” 女人大叫了一声, 开始恳求, 但无济于事, 男人像一根细木头一样拖着她。 终于, 或许是因为女人的不断挣扎, 男人终于显得有些疲倦, 停下脚步, 蹲在地上, 看着无法说话的女人, 从背后抱住了她, 勒住了她的脖子。 “跑, 你怎么不跑?半夜, 一个女孩子不在家, 会出来找男人吗?跟我回家吧, 我不会亏待你的。” 男人在她耳边低语, 声音低沉, 仿佛在牛皮鼓上。 女人的大脑开始缺氧, 嗡嗡作响。 她手臂一挥, 双腿一踢, 在地上留下了无数道深深的伤痕, 从她的鼻孔里发出一声呻吟, 用尽全身的力气, 想要将男人的手从她的手臂上移开, 但最终什么都没有留下。
        拍击。 男人喘着粗气, 目光突兀, 盯着杀气腾腾的夜空, 当我感觉不到女人的挣扎时,

我才慢慢放手。 他盯着自己的手, 上面布满了老茧, 就像黑夜里裂开的沟壑。 女人躺在浑水里, 闭着眼睛, 一言不发。 男人垂下双臂, 呆呆的看着女人泥泞的脸庞, 眼眸中闪烁着碧绿的光芒, 漂浮在她的身上, 仿佛在欣赏一件伟大的艺术品。 片刻后,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弯下腰抓住她的身体, 像野兽一样丢在肩上, 踉踉跄跄, 一步步消失在夜色尽头。